卢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NBA新闻 > 正文

NBA新闻

军婚高甜撒糖的小甜文 超甜到腻的现代宠文

墨染2022-07-30NBA新闻90

可自己的脑袋还有手脚早已被人狠狠踩住,根本动弹不得。

  “我擦,你们特么的”

  话没说完,腥黄的尿液就冲进姚远的嘴中,呛的他连气都喘不上来,咳嗽间反倒咽下了不少液体。

  “啐!窝囊废!”

  摊主终于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还把滴在脚上的几滴尿液尽数蹭到姚远的身上,啐了口痰,带着人嬉笑着离开了。

  姚远滚到旁边,吐了好久才感觉活了过来。

  突然,他感受到一个目光,那是他此时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文学



  他忐忑的抬头看到远处,果然是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

  那是他媳妇——刘欣悦,身材高挑,脸白皙如凝脂,纤长的脖颈下更是傲然挺立,真是漂亮的不像话,坊间的男人们都说她是全乡最漂亮的女人。

  发现姚远在看自己,刘欣悦精致的眉毛微微一皱,又恢复了冷若冰霜,抬脚走进了家门。

  虽然所有人都羡慕他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但姚远自己知道,结婚两年来,老婆从没正眼瞧过他,任何人都不会信,他们甚至连手都没碰过。

  姚远知道刘欣悦看到了自己丢人的样子,心中更是如同雷击一般,咬牙切齿的想把摊主碎尸万段,但是他很清楚,现在冲过去只能得到加倍的侮辱。

  他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摇着头的向家走去。

  “还好不是被家里的大舅哥们打,他们下手比这些人狠多了。”

  姚远无奈的劝着自己,就凭他这些年遭受的委屈,如果没有点阿Q精神,估计早就死掉了。

  他的大舅哥有三个,以老大刘志刚为首,他不学无术,初中辍学后仰仗着他老子是村长,带着俩弟弟横行霸道,在十里八乡臭名远扬。

  这三人对待他们的白毛妹夫,更是下手无度,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姚远打的躺好几天。

  今天只有刘志刚在家,姚远被打的时候他一直躲在门后偷看,见到姚远走到门口,他故意喊道:

  “白毛狗赶紧回来!丢人现眼的,真不如死了算了!”

  姚远听到后忍痛向家跑去,可刚抬腿迈进家门,就被躲在门后的刘志刚绊倒在地。

  姚远的脸重重拍在地上,鲜血顿时从嘴里涌出来。

  刘志刚幸灾乐祸的大笑道:“这才像条狗的样子!”说着他又往姚远屁股上踹了一脚,“赶紧起来去把家收拾好,别让我妈累着。”

  丈母娘看到这场景,直夸自己的儿子懂事。

  姚远的牙都磕掉了,疼的差点没死过去,大气都不敢出的爬到水龙头边胡乱清洗下,收拾完家里卫生,一头扎到了床上。

  与其说是床,倒不如说是地铺。

  虽说是夫妻,但刘欣悦根本不让他靠近,每天晚上都会提前在地上铺好被褥。

  姚远也从不敢到床上一探芬芳,他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

  刚躺下不久,就沉沉的睡着了。

  “哎,傻小子,醒醒,别睡了。”

  忽然有人喊自己,姚远抬起头,看到一个古人装束的老头在跟自己说话。

  这老头精神矍铄,整齐的山羊胡子和头发都白的耀眼,发髻梳到脑后,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姚远揉了揉眼睛,发现这老头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的!

  莫不是遇见了鬼?

  遥远顿时感到一股热浪流到双腿间,居然被吓尿了,他也顾不上这些,赶紧跪在地上开始不停的磕头。

  “鬼啊!我跟你无冤无仇,求求你不要难为我。”

  白发老头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孩子,别害怕,我是你祖爷爷!”

  那老头继续说道:“你是我的十八代重孙!我怎么可能害你呢。来孙子,叫爷爷。”

  姚远这才停下来,抬头看到老头慈祥的伸手过来摸自己的脸,本想躲开,可已经吓得动弹不得。

  摸了半天,那老头才满意的说:“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都怪祖爷爷我当年被那老刘头算计,才让你们十八代的后人被他们家欺压至今。”

  说着,老头有些动情摸了摸胡子,“十八代的后人啊,我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唉,我真是不应该打那个赌的。”

  老头悲愤的摇了摇头,可旋即笑起来:“不过,今天就是赌约的最后一天,明天起诅咒就会消失,你会开始全新的人生!祖爷爷为了补偿你,现在就传授给你真气。”

  这些话说的姚远云里雾里,什么十八代,什么诅咒,只是看老头不像是要害自己,所以鼓足勇气问道:

  “大爷,你啥意思……”

  没等说完,老头竖起两指猛然点到了姚远的脑门!

 那是两根如同钢铁一般坚硬的手指,不仅砸的脑袋生疼,又如同磁石般紧紧的粘住了他的头。

  紧接着,手指变得炙热,仿佛要把他的头皮烧穿!

  姚远拼命的挣扎起来,想制造点动静引起刘欣悦的注意,可近在咫尺的她依然睡的很沉,像是根本听不到这里的情况应。

  老头嘴里念念有词,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

  姚远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的晕死过去,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乖孙儿,等着享福吧!”

  第二天等他醒来,发现身下的褥子已经湿透,只感到自己口渴难耐,飞奔到水缸,直接把头扎进缸里,玩儿命的喝起了水。

  半缸水下肚,姚远才感觉缓解了不少。

  突然,水缸中的倒影,让他顿时愣住了。

  天生的白发,竟然变得乌黑!

  “这什么情况!”

  姚远不敢相信的找了面镜子,清晰的看到那头黑发甚至还发着光!

  昨天被踢断的牙,还有身上被打的淤青也都恢复如常,而且体内好像有一股热量在不停的向外散发着。

  姚远想起梦里的那个老头,猛然坐起身张望下四周,已然没有任何踪影,这才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

  “真是见鬼了,还说那些奇怪的话……难道还真是老头的真气起了作用?”

  他赶紧用力的摇了摇头,想把这个荒诞的念头赶走。

  “白毛狗!做饭去,饿死我了!”

  刘志刚喊叫着,从屋子走出来,正好和姚远打了个照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