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NBA新闻 > 正文

NBA新闻

惊艳的小说言情|男主城府极深的高干文

墨染2022-07-30NBA新闻88

 文学


  王妮儿毫不留情,电棍击在我身上。疼痛、冰冷,我倒在地上,昏迷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再度恢复意识。睁开眼睛,是熟悉的环境。胳膊一动,我疼得扯了扯嘴角。低头看,他娘的,我身上全是鞋印子,王妮儿趁我昏倒,肯定又殴打我了。

  对这个女人,我生出一股恐惧和恨意。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赶紧伸手,抚摸我下边。一阵套弄后,我脸色变得惨白。

  “是你,你害了我?”我睁大眼睛,咬牙切齿盯着躺在床上的王妮儿。王妮儿听到我的声音,从床上爬了起来,睡眼朦胧的她揉了揉眼睛,脸色红润,精神十足,昨晚显然睡得很香。

  “天亮了,你该滚了。”王妮儿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便将头扭向另一边,慵懒地伸个懒腰后,从床头柜里取出电棍,示威般地在我面前扬了扬,十分不屑道。我捏紧拳头,想化身野狗,冲上去咬她一口。

  最毒妇人心,王妮儿的心肠,简直就比毒蛇还狠。但下一刻,我的动作停滞了,僵硬在空中。

  王妮儿手中,捏几张人民币,奚落看我。“想要吗?”王妮儿奚笑道。

  我没吭声,但报复欲望有些动摇了。

  看我沉默,王妮儿眼中出现一抹讽刺,不屑道:“行啦,别硬撑啦。不就是担心萎了,放心吧,药效只有两天。”她跳下床,把钱塞我手里。“这一千块,是说好的佣金。出去后碰见我爹,知道咋说吧?”王妮儿冷冷道。

  我捏住钱,知道不是彻底萎了,心情一松。但紧接着,我就疑惑了。这是咋回事儿,俺没干事儿,还有钱挣。“你根本不想借种,先前答应村长,是缓兵之计,骗他的?”我嚷起来,震惊道。

  王妮儿咯咯笑,嗔道:“傻东西,还不是太笨嘛。”她眉目一扬,“管好你的嘴,以后你睡地板,每晚一千块照给不误。要是你乱说……”王妮儿扬扬电棍,恶狠狠道:“我让你永远萎了。”

  我忙不迭点头,夸张的护住嘴巴,惹得王妮儿哈哈大笑。

  俺也笑起来,对于我来说,只要有钱赚,碰不碰王妮儿,幷没什么两样。

  出来后,村长打量俺几眼,问了句给钱没,我说给了,他就放我走了,还约好晚上再来。

  我浑身轻松,走在大道上哼小曲。摸摸一千块,能这么轻松挣钱,我爽翻了。很快,我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再也笑不出来了。我这样挣钱是爽快,但不真正干事儿,借种肯定不成功。那五万块,是别想拿到了。没五万块,给婶子进城治病就得泡汤。

  纸包不住火,村长不是傻子,这每晚一千块,估计没几天就挣不到。那时候,我还是穷光蛋一个,并且惹了一身骚。再也不笑了,我耷拉脑袋,有些垂头丧气。

  “哥哥你慢慢走,妹妹我……”

  清冽的山歌传来,分外悦耳。

  我瞪眼一看,一个山妹子从远处走来。她秀发披肩,身材高挑,穿着农家服,也掩不住那水灵灵气质。

  咧嘴一笑,俺心里想,“到底是芹儿,上了大学,也没惹骄纵习气,还是这么清纯。”

  看见青梅竹马的芹儿,我想放声高呼,招她过来。但马上我意识到处境,这是村长家方向,她问起来说不清楚。

  而且,俺干了借种的事儿,也没脸见她。心生愧疚,我难受看芹儿一眼,咬牙把方向转了。

  走了一会儿,我狠狠揪一把头发,骂自己:“二憨,你真没用,喜欢的女娃都不敢见。就让芹儿嫁给别人吧,你别娶老婆了。”

  芹儿没变,她走的方向,正是刚从我家返回,肯定是找我去了。她一回来,就能想着我,很让我感动。

  可是我借了种,干了缺德事儿,没脸见她呀。暗生闷气,我心情不快的走,身后突然传来尖叫:“救命呀,流氓。”

  心底一惊,我二话没说,疯狂往回跑。“是芹儿声音,哪个王八蛋欺负她。”我气鼓鼓想,袖子边跑边撩起来。

  芹儿在大路上挣扎,因为是早上,街上还没什么人。与芹儿纠扯的,是村里的老光棍。隔着老远,我就闻到了酒气,老光棍肯定又喝了整夜酒,跑大街上撒疯了。

  “放开我,放开,别亲我。”芹儿恶心的大叫,拼命挣扎,老光棍那张臭嘴,要亲在她白嫩脸蛋上了。

  “臭酒鬼。”我喝骂一句,一拳抡在光棍头上,又恼火的连踢了几脚,将他彻底踢翻在地。醉汉被打醒了,看见有人,屁滚尿流跑了。

  芹儿长出一口气,叫道:“二憨哥,你咋来了。俺吓死了。”我得意一笑,看见芹儿凑上来,小手拉住我,鼓鼓的胸膛起伏不定,别提多美了。

  “二憨哥,我去家里找你,发现你不在。你咋从村长家过来了?”芹儿水汪汪眼睛望我,不解道。那股美劲儿没了,我心脏提起来,芹儿可不好糊弄,小丫头精明着呢。

  “俺没听说你放假,要是知道你回来,我肯定家里等你。”这话让芹儿挺高兴,她伸手娇羞捶了我一下,我继续说,换上沉闷表情:“俺去村长家借钱,他真抠,才给了一千块。”

  我取出那一千块,好让谎言更真实。

  芹儿善解人意,小手紧紧握住我,安慰道:“二憨哥,婶子的病,你别上火,肯定有办法的。”

  我装模作样点点头,心中一松。

  “二憨哥,你听俺说个秘密中不?”芹儿脸蛋一红,呢喃道。

  现在的芹儿,低着头,脸蛋像熟苹果一样。到底是什么秘密,让芹儿这么害羞,我好奇起来。

  芹儿踮起脚尖,轻声道:“二憨哥,你娶俺中不?”我一愣,嘴巴咧开,惊喜笑了。芹儿看我笑,也害羞笑了。她嘴唇一嘟,吻了我一口。我感受那柔软,心中美极了。

  芹儿眼波如水,眼神里好像有无数话要说。她凑上来,两团柔软压在我胸口上,同时小手如蛇,在我身体游动。

  我感到芹儿动情,老实不客气抱住她,咸猪手朝她屁股摸去。芹儿惊呼一声,脸蛋更红了。她的玉手,大着胆子下移,我脸色难看起来。

  我感到芹儿的手,伸入我裤裆,已经摸到了我那里。她胆子这般大,俺应该高兴才对。但这时刻,药效还没过去,我下边根本没有反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