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NBA新闻 > 正文

NBA新闻

疯读小说免费版|男主蓄谋已久的高干文

墨染2022-07-30NBA新闻80


  出了门,我看到姐姐站在远处,她双手环胸,看上去十分不开心,我想等她挂了电话再给她,所以只是在远处等着。

  “行了,正在整备呢,等结了婚,什么都是你的。”姐姐不耐烦的说。

  “嗯,我会给她一点颜色看的!”

  “现在杜耀晨很听我的话,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不会忘了你的。”

 文学



  姐姐说了很多,给谁一点颜色看?什么功劳。

  可是他们说了很久,我便回到房间,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我和杜耀晨两个人。

  我坐到一旁,“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只有一点。”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他也很吃惊吧。

  “没有。”杜耀晨回复的很决绝,连我都吃了一惊,更多的是心痛。

  “你既然不喜欢我,那次为什么……”我咬紧嘴唇。

  “我会补偿你的。”一句简单的补偿从他嘴里脱口而出,那么轻易随便。

  “我不需要。”

  这时候姐姐从门外进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耀晨,“就听耀晨的,叫姐夫知道不。”姐姐眯着眼睛,扭到公公身边,贴到他的身上,嘴里眼里全是笑意。

  “姐……姐姐,对不起,我都忘记重新给你倒水了。”我慌忙站起来,逃也是的离开他们的视线躲进了厨房里。

  我倚在门口,眼泪已经不可抑制的涌了上来,湿润了眼眶。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送走他们的,我只知道自己整个人懵懵的,心不在焉,可还要假装替姐姐开心。

  自那以后,索然无味的生活又多了一味情绪,随着姐姐婚礼的接近而产生的焦虑。

  我不是新娘,我为什么要焦虑?我找不到原因。

  杜家家大业大,房产到底有几处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住的这栋别墅,是从公公的父亲那里传下来的。

  姐姐的婚房在城市的另一端,比这里高端大气多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姐姐洋溢在脸上的幸福。我一边流泪,一边咯咯的笑着,说恭喜恭喜,姐姐一定要好好的幸福啊。

  我跟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对我极好,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她都会让着我,父亲也经常教育我说,要把莹孪当成亲姐姐。我点点头,打心底的希望她能幸福。

  “你怎么哭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我一跳,我本来靠着床头坐在地上,不曾想公公这个时候会来,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衣,哭过之后脸颊发烫,身上的热气都潮湿了地板。

  一站起来,地板上留下一圈湿湿的印记,无比尴尬。

  “我就是,有点想妈妈了。”我低着头,用脚踩着那块尴尬的地方,试图挡住它。

  公公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涛涛不在了,我也不会强留你,你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吧。”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我抬起头,对上他的明眸,眼里发出质问。

  “回来拿点东西。”公公将手从我肩膀移到脖子上,宽厚的手掌摩挲着我的肌肤,令我一阵颤栗,我下意识的靠近了些,想要更多的,肌肤在渴求更多更多的抚摸。

  “都出汗了,空调不是修好了吗,为什么不开空调?”公公又将手移到我的额头,点了点我的鼻尖,擦去我脸上的细密的汗水。

  他的手指所到之处,身体便发出饥渴的讯号,冒出更多细细密密的汗珠,心在胸口不规律的跳动着,像是为了这份肌肤之亲感到兴奋。

  不,我怎么可以兴奋呢?他已经不属于我了,他是我未来的姐夫。

  “脸怎么这么红,中暑了吗?”

  “耀……晨……”我结结巴巴喊了公公的名字,脚往前跨了一步。

  公公一手掰过我的肩膀,一手扶住我的腰,将我摁到了床上。我被他突如其来的粗鲁吓了一跳,脑子一下子清醒起来,想站起来却被他摁住。

  “公公,不可以!”

  “坐着别动!”公公的声音里透着犀利的不容抗拒。

  我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在那里狂乱的跳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

  公公的大手来来回回慢慢抚摸着我的脖颈,他的呼吸喷在我的皮肤上,灼热的气息惹得我浑身发麻腿脚发软。

  “啊——”突然,公公的手指狠狠掐在我的肩膀上,肩膀上的为数不多的肉被狠狠的提拉起来,直到发出“啪”的一声,从他手指中又落回我的肩膀上。我疼得尖叫了起来。

  “公公你在干什么!”我捂着肩膀瞪了他一眼。

  公公掰开我的手,继续掐着我肩膀上的肉,“这叫捉筋疗法,可以治疗中暑。你看你的肩膀都紫了,中暑应该好一段时间了。”

  “啊——啊——疼——”

  “忍着点,很快就不疼了。”

  “啊——唔——嗯——啊——”我一边缩着脖子,一边伸手胡乱的抓着公公的手,扰乱他的节奏。

  “我下手轻点,你别叫了。”公公的嗓音有些发哑。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捉筋捉得他也满脸通红,口干舌燥,尽管他下手已经尽量放轻了,可我还是疼痛难忍,又忍不住嗯嗯啊啊叫了起来。

  捉完左边的肩膀公公又换到了右边,直到两边的肩膀都被捉得通红发紫才作罢。

  此时,我俩都热得冒汗,而我的睡衣更是被浸湿了,贴着身体的曲线,透着若隐若现的肌肤。公公穿着衬衫,背后也明显湿了一大片。

  我站起来转到他身后,提了提他的衬衫,“都湿透了,去换件衣服吧。”

  “你也是。”公公的视线落在我的胸前,

  我低头一看,脸又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双手连忙护在胸前,支支吾吾的说道,“哦,那,你先出去吧,我,换件衣服。”

  “洗个澡吧,全是汗了。”公公伸手捋了捋我额前的碎发,“如果这个房间的空调还是不能用,可以睡我那房间,反正我以后应该不会过来这边睡了。”

  “没事,”心里有些失落,可我还是努力让自己笑起来,“空调已经能吹了,就是不制冷,应该是要加氟利昂了,我会再联系空调公司,让他们派人过来的。你的房间还是给你留着,这整个别墅都是你的,怎么能没有你的房间呢?”

  公公叹了口气,“你先去洗澡吧,我来联系空调公司。”

  “恩。”我低头应了一声,从衣柜拿了一条浴巾,闪身躲进了浴室里。

  我把睡衣褪下,露出傲人的身姿,从十八岁还未长开之时嫁人,到如今已然成熟的胴体,却一直未经人事。

  现在这幅成熟丰满的躯体,是在渴望着什么吧?我是正常的女人,也有需求的。

  大夏天的凉水冲下来还是冷得让身体一颤,但很快适应了这份冰凉,身体张开毛孔,酣畅淋漓的接受着席卷全身的凉意。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公公也洗完了,他光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浴巾,正对着电话诉讲着什么,我绕过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身体擦干以后换上了新的一套比较厚实的睡衣。

  客厅已经开启了落地空调,丝丝凉风吹在身上是刚刚好的舒适。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会打开客厅的空调,总觉得客厅这么大,空调太费电了。母亲去的早,父亲整日忙于工作,所以自小就操持了家里的大小事物,也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

  不过公公怕冷又怕热,以前他还住在这里的时候,客厅一年四季都是恒温的。

  “我已经联系好了,维修人员马上就到。”公公见我出来,将手机搁在前面的桌上,然后伸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喷嚏。

  “别感冒了。”我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薄毯子披在公公身上。

  公公把毯子扯下来盖到了我头上,呢喃一声“热”。

  看见我不恼不怒乖乖的站着,公公忍俊不禁的扯了扯嘴角,“要是涛涛还在的话……”

  说到杜涛,公公的笑意隐了下去,“我去换身衣服。”他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