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NBA新闻 > 正文

NBA新闻

大叔适可而止无删减在线阅读|男主占有欲强不择手段的小说

墨染2022-07-30NBA新闻92

  小柯回答了什么,她没听清,眼前人头双影三影多个影儿……她失去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可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手脚被绑着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她想喊救命,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巴被胶带给封上了。

  打量四周,光线很暗,只有一盏橘色的壁灯,发出朦胧的光。这时门外传来对话声。

  “要不是乾爷交代留干净的,我非得先干了她。”一个说,“刚才我妈给她洗澡,说她是龙珠之女。”

  “什么是龙珠之女?”另一个公鸭嗓问。

  “这丫头的那个比较特殊,是不可多得的珍品,男人如果好运临头,能够尝到她的龙珠滋味,这一辈子,可说没白活啦!。”

  “少扯没用的,说正题,咋个特殊法?”

  “龙珠就是门口狭窄、隧道细长,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因此,阳物向前插进时,

 文学

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会碰撞到阳物顶端的铃口,其形状就如两条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珍珠……”

  “你丫的别描述了,我裤裆都能支起个帐篷了。”

  “等着老九用完了,你再上也不晚……哎,你说乾爷用美人计这招管用吗?”

  “当然管用,倘若老九是警方的卧底,肯定不会上了这么个未长成的小丫头的。”之前说话的那个声音接着说,“平时老九总是借口推辞叫来的女人不干净,这回给他弄个真雏儿,看他还找啥理由。嘿嘿嘿……”

  “针孔监控头安好了吗?”公鸭嗓问。

  “安好了,老九发现不了,他若真做了,说明是咱们的人,若不做,就按乾爷的吩咐让他消失,他知道太多咱们的秘密了。”

  唐可馨听得头皮发麻,刚出监狱又入狼窝。“听这意思,是落入坏人手里了。老九是谁?但愿他是个警察,能够放我一条出路。”她暗自琢磨着,就听远处有汽车鸣笛声,过一会儿,门外响起脚步声。

  几句简短对话,唐可馨没听太清,可能是老九来了,那两个人说话声都压低了。接着门被推开。她想看清来人,却只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昏暗的灯光下,墨镜遮住他半张脸。

  这么昏暗的光线,他还带个墨镜,能看清吗?唐可馨绷紧了神经,生怕他扑过来。那男人走到床前抬手关了壁灯,室内一下暗如锅底。男人没有一丝声响,静默五秒,壁灯又被打开。

  唐可馨还没来得及看清床边的男人,那人飞快的抓住她衣服的下摆往上一撩,呼一下她被衣服蒙住了脸,白衬衫的领口的扣子卡在鼻子尖上,只露出下巴和嘴。

  秋夜的寒凉一下入侵肌肤,唐可馨哆嗦了一下,内衣被扯下来,胸前凉飕飕颤了几颤刚刚发育好的小白兔。热乎乎的气流在脖颈鼻翼边流淌,那个男人的唇离她只有0.01毫米,她能感觉汗毛被撩拨的发痒,别扭地摆头躲过,发出呜呜声。

  男人拿出刀贴在她脸颊上,低沉的声音,仿佛故意压低声线不让她听出来。“别乱动,毁容了别怨我。”

  她立刻不敢动了。女人毕竟还是要靠脸刷社会的,毁容了就完蛋了。

  男人划开胶带,刺啦一扯。

  “啊——”她感觉面皮都被撕掉了一样,特别疼。下一秒她的唇被堵住,男人的唇微凉而又有弹性,舌头强势挤进去就攻城略地,她的上颚她的牙缝她的喉咙深处统统被照顾一遍,唇瓣儿被吸允着渐渐失去理智,只剩享受……突然那销魂的唇舌又渐渐彻底远离。

  男人离开她一些,嘀咕了一句:“奇怪,你为什么不昏厥?”

  “我为什么要昏厥?”她脱口而出,又后悔不已。

  “老子有毒!”男人低声冷笑。

  这声音虽然压得极低,却赋有磁性,非常好听。唐可馨并不讨厌他的吻,最少他没有上来就粗暴的长驱直入,还算温柔。她大着胆子想挣脱衣服束缚的手臂和眼睛,好想看看他的模样。

  “你是警察吗?”她竟问了个弱智的问题。

  “警察你大爷!”这个弱智的判断给她带来的回馈是一个巨响的嘴巴,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嗡嗡响。男人的声音一下提高八度。

  唐可馨被打蒙了,错愕地张着被吸允成烤腊肠般肿胀的嘴唇,半天没敢出声。看来他不是警察,是个温柔暴君,浑身长满逆鳞,说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男人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脚上的绑绳,反而粗暴的撤掉她的小内内,随手丢到地上,一手按着她一手来到秘密花丛,弹了一下,还吹一口气。

  “你个变态!”她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四个字。

  男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感受一下什么是变态。”他说着竟捏着她花芯旁边一根绒毛拔了下来,“我带了剃须刀,给你剃度了吧,我佛慈悲。”

  唐可馨吃疼的一哆嗦,剃度?是要剃了她的头发吗?然而她再一次判断失误,男人竟然拿着电动剃须刀放到了她的小腹慢慢下移,下移……徘徊到大腿根里侧向中心靠拢。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唐可馨瑟瑟发抖,曲起膝盖想阻挡,被男人一掌拍了回去。

  “不要可以,说你自己是变态。”他嘲笑的吩咐。嗡嗡响的剃须刀在敏感边缘震动。

  “是,是,我是变态。”

  “说你是欲女。”

  “你是欲女。”

  “啪!”他生气了,直接拍了她一巴掌,特别疼。

  她咬咬牙,小声说:“我是欲女。”

  “说你想要,求求你给我。”男人暧昧的在她耳边蹭着嘴唇。

  “我不……想要,求求你放了我吧。”她终于流下耻辱的眼泪,隔着衣服,湿了一小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