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NBA新闻 > 正文

NBA新闻

《苏家有女苏杳特殊体质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苏家有女苏杳特殊体质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墨染2022-08-02NBA新闻94
最新最及时的小说资源收集,每天都有大量的小说发布或更新;免费观看已上新[完整全集+永久免费+百度云+下拉式+蓝光画质]最新章节韩漫+无限阅币+无删减+高清+全章节+无弹窗无广告+VIP热门小说~韩国都

最新最及时的小说资源收集,每天都有大量的小说发布或更新;免费观看已上新[完整全集+永久免费+百度云+下拉式+蓝光画质]最新章节韩漫+无限阅币+无删减+高清+全章节+无弹窗无广告+VIP热门小说~韩国都市小说~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8月02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报道:本小说运行速度流畅,加载速度也快,为小说TXT迷们带来最舒适的阅读体验~


 文学


热门随机推荐:>>>>


《人夫的悸动》《美丽新世界》《乡村关系》《亲家四姐妹》《蒙面女王》《家公往事》《你好李老湿》《家有娇娘初养成》《私密教学》《无法自拔的口红胶》《上司的妻子》《补课老师》《家教老师》《前女友变女佣》《老婆的闺蜜》《她的高跟鞋》《初恋物语》《朋友》《大学室友》《圈养计划》《爱徒》《亲爱的大叔》《西洋事务所》《无法停止的甜蜜关系》《享乐补习街》《御姐的实战教学》《正妹小主管》《解放一夏》《圈套》《难言之隐》《老婆回来了》《前女友》《爸爸的女人》《玩转女上司》《重考生》《人夫的悸动》《记忆还原》《逃离》《神的礼物》

*

快速通道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点击上方链接即可阅读)


这里提供上万本免费小说全集在线观看,每天定时更新不同种类的小说,不用再去苦苦寻找无删减了,在线阅读的快感我们都会很到位,我们追求高质量,优质,情节丰富,内容逼真的画面,拒绝劣质资源,让我们畅游在属于我们的小说王国吧。


>>>>>>>>>>>>>>>>>>>>>>>>>>>>>>>>>>>>>>>>>>>>>>>>>


以下内容与本文章无关!!!!!

  

大约是因为余连之前稳健如惯犯的动作让大家很安心,士兵们也都还算镇定。不少人已经开始检查起了武器。伊娜更是早早地就上膛举枪,看着余连,等待其命令。  

“不可恋战。”余连道:“扶我起来,我们往洞里撤!优优中士,你来带路吧。”  

刚刚穿上动力甲的黑大个端着枪,一副前面有刀山火海我也要赴汤蹈火的气魄去了。  

“我来断后。”伊娜摆弄了一下枪,满脸严肃。  

“不用。”  

“那我来……”熊人上士开口,声音凝重。  

“所以说都不用,都那么悲壮干什么!我说了要人牺牲吗?”余连勃然大怒。  

大家不说话了,闷头赶路。  

一个小时前还剑豪了一把的中尉摇了摇头,小心地跟在了人群中。  

这个洞穴确实挺深的,越往里面便越难走,便越崎岖蜿蜒,但姑且还是能穿行的。就在大家终于能看到亮光的时候,身后也传来了虫子们的嘶鸣声。  

说实在话,虫群的生体结构确实是更接近虫类一些,而这种生物捕猎的时候是不会发声的。不过,或许是那位余连上辈子揍过很多次的女王的恶趣味吧,觉得这么多呜呜泱泱的虫子吼上几声很有压迫感,于是生生地就给她的虫子虫孙们赋予了这个属性——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你看丧尸围城的时候不要老“嗷呜嗷呜”的吗?明明声带都腐烂了的说。  

落在对尾的伊娜和巴卡一人持枪,一人提斧,再次看向了被抬着的余连。  

“加快速度!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敢逞英雄,我就敢把这玩意拆了!”余连扬了扬手中的“集束”震荡炸弹。  

两人无奈,又跟了上去。虽然他们觉得准尉这个学生娃有点意气用事,但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感动的。在场的大家应该也都是这个态度,这不,相貌平平身材平平气质也平平的护士小姐便还掏出面巾帮余连擦了擦汗。  

他现在是真的又开始疼了。之前是觉得感受不到下半身而且浑身的每根骨头都在疼,但现在是觉得腰上被多插了一根钢筋,而且还是刚从炉子里拔出来的。  

大家拖着已经是个废人的他,总算是见到了洞口。这个时候,恐爪虫的吼叫声就仿佛是贴着众人耳边响起的,叫得大家腿都有点软了。  

嗯,吼声还是有用的,在太空时代也有用。越是古典的就越不会过时嘛。  

伊娜已近开枪了。不过她并没有失去理智,也没有停下断后,而是边走边射。  

“打它们的两颌之间!那才是头部中枢!”余连大声提醒。  

伊娜不疑有他,又是两个三连点射,然后确实满意地看到了两只挤在最前面的巨虫倒了下来,反而挡住了大家的去路。  

然后,巴卡上士拉住了她,加快了步伐。终于看到了出口,或者说压根就是一条斜开在岩壁上的洞口。  

“这就是你说的出口?”军士长很想骂人。倒不是因为大家没法爬,而是某个脊椎骨都断了的倒霉蛋,就这么被斜着拖出去,估计连命都得被折腾掉吧。  

余连确实是觉得自己快挂了,如果刚才只是“感觉”全身的骨头断了,现在估计就是真断了,而且五脏六腑没有一处不再翻云覆雨,却只觉得黑的黄的红的紫的绿的都一股脑地涌到了鼻腔之中,差点就要哇的一股脑都喷出来。  

贝琳达小姐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擦眼泪,虽然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余连却依然觉得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好在,大家都从洞里爬了出来。后面的伊娜也露出了大半个身体,在队尾的熊人巴卡正在把他推出来。整个小队也就他能把套着一百多斤动力甲的人往外推了。  

伊娜一个健步出了洞,又伸手去够熊人的手。余连则捧起了自己的“集束”炸弹,紧盯着洞口两人的动作。  

恐爪虫可是正经的冲锋兵种,看上去倒是块头很大难以通过狭窄的洞穴,但人家可是点开了刨土技能的,挖起地来可是比土拔鼠快多了。  

余连很清楚,岩洞阻隔不了它们多久,一旦出了洞到了旷野上,自己这批残兵败将根本过不了一两个回合。  

必须乘它们挤在这里的时候一波送走!  

好在,毕竟是生体兵器,带队指挥的也是只一根筋的低能智能,很难理解陷阱的概念。  

再过上几年这帮家伙就不好骗了咯。至少在我那个时代,它们就没好骗过。  

余连看到伊娜将两米多高的熊人巨汉直接拽出了岩洞。  

他这时也已经爬到了洞口,一手握着手枪,一手提着炸弹。洞口的岩洞中,数只张牙舞爪的恐爪虫伸出了自己的两只巨螯和八只利爪硬生生地挤了过来。在它们身后,更多的虫子还在狂嚎着,依稀还有一个蛇形的身形在虫子的缝隙中游动前行,迅捷如梭。  

余连再不犹豫,启动炸弹,将其投入了虫群之中。  

电池闪烁的光芒让虫群们有了一瞬间的僵硬——是的,它们虽然是生物,却也需要能源。基因,更多样的基因是它们的进化元素;能量,更多的能量便是它们的行动之源。  

虫群之中传来一丝不一样的叫声,似乎是呵斥自己的同类们,然而却已经晚了。余连一枪击中了集束炸弹的手制激发装置,然后一个抱头滚了出去。  

这个动作对脊椎断了的半残废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感觉腰里面那根烧红的钢条也被撇断了。  

“轰隆”的巨响在洞口闷声腾起。高压锅盖被掀翻了再大上一百倍,大概就是现在的声音吧。  

所有人就像是身处地震中心,很难再保持平衡,而离得最近的余连已经不用使劲浑身解数和自己贫弱的残废身躯较劲了,反正翻滚的地面能自己动。  

就在那些红的黑的绿的紫的再一次涌到了鼻腔之中快要喷涌而出,就在他怀疑自己一定会被震死的时候,一只钢铁的巨手拉住了他,将他直接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  

那是伊娜。  

外动力骨骼的稳定装置让军士长小姐第一时间平衡了重心,她这一身铁疙瘩这时倒是起到了椅子的效果。  

“你太逞强了!长官!”  

“没办法,除了你,其余人的枪法我实在不放心。”要把炸弹扔到虫群之中再补上一枪,难度可想而知。而警备队杂鱼之所以位居鄙视链最下层,当然也是有理由的。  

“那我也可以……”  

“然后一起上天……啊不,是一起被埋了?”  

伊娜咬了咬牙不说话了,心里想着这救命之恩一定要想办法报答。  

不过,余连却觉得有点尴尬。虽然她穿着一身冰凉的铁疙瘩,但现在自己确实算是靠在人姑娘身上的。  

“要稍微放松而一下心情吗?”伊娜道。  

……姑娘,你知道你这话是有多容易让人想歪吗?余连咋舌,但军士长小姐已经打开了外骨骼右侧大腿外甲上的储物层,露出了能量棒、香烟盒,雪茄管以及酒壶的挂架,示意余连自己拿。  

想不到你这姑娘浓眉大眼的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啊!  

“要更刺激的我没有,不好这口。”姑娘又道。  

“谁会要啊?而且听你的口吻那个更刺激的好像已经很普遍了啊?”  

军士长小姐自知失言,将头扭到了一边去,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余连直愣愣地盯着挂架上的那根银色金属管,脸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这玩意她可是好不容易弄来的,还没来得及享用呢。可是,救命恩人若是想要,她也不好说不给啊!  

“绿庭湾鱼雷啊!都停产30年了咯!”  

“停产了?去年他们不是还被评为银河十大名雪茄之首吗?”  

“不,当我没说。”  

余连微微颤颤地拿着这根仿佛小号鱼雷的金属管,一时间感慨万千。总算,自己一下子窜到五十年前也不全是坏事。要知道,自从丰饶星的绿庭湾烟草园被轨道轰炸化为乌有之后,这种驰名宇宙的雪茄也就变成可望而不可求的收藏品了。  

共同体的大人物们觉得高档雪茄这样的奢侈品更能创造价值,也更能在全银河的文明面前刷逼格,于是关停了地球人的冶金、化工、能源企业和兵工厂。可事实证明,只是一艘小小的驱逐舰进行的一次恐吓轰炸,便彻底摧毁了一家驰名宇宙百余年的奢侈品牌。  

真是讽刺。  

余连从“鱼雷管”中拔出了雪茄,决定认真地品尝一下,抬头想要找伊娜小姐再要个火,但眼睛立马就直了,并不是被那张灰头土脸也蛮漂亮的脸蛋迷住了,而是看到了从她身后跃起的黑影。  

那条按理说应该已经死在爆炸之中的荆棘蛇王!  

它确实遭到了重创,半边身子都不是囫囵的,甲壳翻开,不断地渗出褐黄色的浆液。然而,它虫腹的两侧已经出现了展开的薄膜,上面泛着幽冷的青光。  

它马上就要进化了,已经拥有初级的类能量护盾的能力了!这才是它能在爆炸之下逃出生天的原因。  

哪怕是受到了重创,荆棘蛇王的动作依然不减减弱,快到了正常人视线根本把握不到的地步。这种异虫的精英兵种,除了能充当战时小队长,本来也时常充当刺客的角色。  

然而,余连却就是能清晰地捕捉到对方所有的动作,就像是在看慢镜头一眼,甚至都能看清楚它蛇头上的每一条甲壳形成的天然纹路,血盆大口中的每一根刀锋般的牙齿,以及从腹卷中弹出来的六柄虫刃。  

可是,看得清楚却不代表能做什么。余连只觉得浑身的血管和神经之中都被灌满了液态的铅,便是细微地挪动一下却都完全做不到。  

然而,那荆棘蛇王已经冲着伊娜毫无防备的后脑扬起了虫刃,可直到这时候,军士长小姐也才刚刚露出了惊讶的神态,毫无反应。  

伊娜·尼希卡,“灼眼的魔女”会死在这里吗?银河文明历史上最伟大的狙击手,猎物上至帝国藩王和联盟财阀首脑,下到泰坦巨兽的传奇,还没有踏出自己的新手村就将夭折吗?  

后世那些因为您的存在而走上抗争之路的地球青年们怎么办?您那一百多条教大家怎么土法搓出光矛炮和民兵训练的短视频怎么办?  

所以,是因为我这个重生者的存在吗?蝴蝶效应?  

刹那间,那红的绿的黑的紫的黄的再一次涌到了余连的喉咙,而这一次,却没有收住。  

只不过,喷涌出来的并非什么不好描述的东西,却是荡漾起波纹状气浪的冲击波,从军事长小姐的肩头滑了过去,当头地砸在荆棘蛇王的脸上。  

“原来,我特么也是敏感者啊!”